第一章若是有來生伴君天下舞

正在加載中,請稍后!

  九重天,云海間,風雷臺,一線天!
  這里,便是九重天大陸,上三天,一處絕地,風雷臺!
  上可接風雷,出入一線天!
  但此刻,風雷臺上,卻是一片腥風慘霧!
  “楚陽,交出九劫劍!饒你不死!”
  “楚陽,你已經死到臨頭,還是交出九劫劍吧。我等可以為你留一個全尸!”
  “楚陽,九劫劍這等天下第一神物在你手上,純屬浪費,多少年了,你毫無進展,根本就是暴斂天物!還是交出來吧。……”
  一陣陣喧囂的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風雷臺中央,微微凸起的一塊大石頭上,楚陽一身黑衣,渾身浴血,披頭散發,但臉上,卻是恒久的冷漠。眼中神色,依然如磐石一般冷靜凝定!-身軀,依然如標槍一般筆直!
  正如他手中的劍,充滿了寧折不彎的意味!
  縱然他已經受了致命重傷!
  在他的腳下,四周方圓數百丈之內,無數的殘肢斷體,鮮血淋漓。
  看著四周一片只是呼喊,但卻并不沖過來的一眾高手們,楚陽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誚的笑,傲慢而不屑!
  面對這如云高手,縱然他已經山窮水盡,卻還是傲氣沖天!
  這些人都打得好算盤。他們知道自己現在雖然已經是油盡燈枯,但無論誰上來,都要面對自己同歸于盡的一擊,誰也不愿意當那個墊背的。只盼望有人愣怔怔的沖上來找死。但卻誰也不傻,所以他們干脆在這時候竟然不約而同的停了手。
  這樣的人,這樣的心性,修為再高,人數再多;縱然可以殺我一萬次,也不配與我為敵!
  楚陽譏誚的笑著,緩緩坐了下來,臉上雖然仍舊聲色不動,口中依然一言不發。但心中,卻充滿了疑惑。
  九劫劍在自己手中的事情,怎么會泄露出去的?
  自己明明前后考察了三年才確定這上三天風雷臺中有第九劫劍的一截劍身,費盡千辛萬苦,才終于找機會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來到上三天,但為何自己來到了這里之后,卻遇到了如此聲勢浩大的埋伏?
  今日,自己進入上三天,也才不過第五天而已!剛剛尋找到風雷臺,就遭遇了這次伏擊!
  今日之局,純粹死局!
  自己一向以行蹤詭秘出名,誰知道自己的計劃?
  自己連續沖了十幾次,每一次,都被人擋了回來!而自己選擇的這些地方,都是屬于死角!按常理來說,自己絕無沖不出去的道理!
  是誰如此了解自己的習慣?這個暗中的敵人,是誰?
  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楚陽很久。
  九劫劍閃亮的劍身,映照著天上的日光,便如在半空中畫出了一道長虹。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心頭火熱。恨不得那神物就握在自己手中!
  上古神物!九重天大陸第一神物!
  誰得到了九劫劍,誰就能天下無敵!九劫劍之中,就有這個天下無敵的大秘密!據傳說,九劫劍的威力,還不止于此。
  九劫九重天,一劍滅世間;千秋尊萬古,九重天外天!
  這是世間流傳的關于九劫劍的唯一的一句歌謠。來處已不可考。九劫劍,一向都只是一個傳說,誰也沒想到,有一天九劫劍竟然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
  楚陽心中也在疑問。九劫劍,不錯,自己是得到了九劫劍,而且一步一步的尋找到了五截劍身。但他卻失望的發現,九劫劍的威力并不是想象之中的大!而且,自己與九劫劍之間,始終有一道明確的隔閡。無論自己用鮮血澆灌,還是用自己的誠心感悟,都沒有絲毫效果。這是為什么?
  為何?為何?!
  極于情,極于劍!自己滅情入劍,以劍道入武道,以武道求天道,以終身孤獨為代價,以遍地殺戮為度世寶筏,可惜終究還是不能練成九劫劍,練成九重天神功!!
  是自己選擇錯誤?還是這條路根本就是錯誤的?或者說……自己的無情,還未能符合于九劫劍?
  無情劍客無情劍客,劍客若有情,還算什么劍客?劍道武道天道,終究都是無情的……可生死之際的現在,為何卻如此動搖?
  九劫劍啊九劫劍,你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看著四周貪婪地盯著九劫劍的目光,楚陽心中苦笑一聲。你們只知道得到這九劫劍就能天下無敵,但你們可知道,我為了這九劫劍,付出了多少?
  什么都沒有了啊。
  一條紅色的曼妙人影,似乎在腦海中閃現,越來越是清晰,慢慢的紅袖輕揚,冥冥中,似乎有飄渺的音樂響起,而那曼妙身影,就在一片虛無飄渺中緩緩起舞……
  楚陽的眼波突然變得悠遠悵然、傷感……
  鮮血在流,楚陽清晰地感應到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流逝,他一生追求武道,入情、破情、出情至無情后滅情,在瀕臨死亡的一刻,他本以為唯一的遺憾應該是有生之年沒有達到他追求一生的至高境界,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此時此刻,腦海中竟然冒出來一個,他本以為早已忘卻的身影。
  那紅衣飄飄豐姿絕美的身影啊,那一回眸,一扭身……都是絕頂的風情,在輕靈曼妙的在自己心里載歌載舞,每一次回眸看著自己,都帶著如海的深情……
  莫輕舞,楚陽入情破情的女人!
  “原來,我并沒有真正的破情……”楚陽嘴角露出一絲自嘲的微笑,喃喃自語道。
  一絲悔意,悄然在他的心中蔓延,如同煙霧般,剎那間席卷了他的整個心靈。
  在這一刻,他的心再也不受控制,也不想控制……
  輕舞!未知我此次赴黃泉,可能與你相聚?
  輕舞,你可知當初為了修煉三劫滅情斬離開你,我有多么后悔……
  楚陽心中一片悵然酸澀……
  “大家一起上!干脆的剁了他!至于九劫劍,咱們徐徐商議不遲!”一人大聲叫道:“若不然,等他回復一些,就輪到我們大費手腳了!”
  四周眾人轟然一諾,頓時刀劍齊舉,向著楚陽圍攏過來。
  楚陽依然出神的坐著,一動不動,眼神凝視著前方某處,仿佛亙古恒定的蒼涼,染血的發絲在他額前飄起……
  腦海中的人兒越舞越是激烈,已經形成了一團紅影,飄渺無定,但卻紅成了漫天紅綃,同時一陣曼妙凄涼的歌聲從紅影之中幽幽傳出……
  “一生不輕舞,一舞一生苦;今生為君舞,縱苦舞一生!”……
  這是定情之夜,莫輕舞所作的一首小詩。猶記得,當時莫輕舞眼中含淚,眼神凄迷而幽怨,她……早知道自己是用她的情來練功,但她卻依然飛蛾撲火一般的撲進自己懷中,任由自己盡情燃燒!
  那個蘭質蕙心的女子呵……楚陽悵惘的想著,心中酸澀難禁,生命到了盡頭,才知真情的可貴……可自己,已經回不了頭……
  猶記得,那次莫輕舞最后一次被自己拒絕,心傷魂斷之下,魂不守舍,歸途遇襲,一代紅顏,終于香殞玉消。
  自己聞訊之后,立即趕去,卻終究是遲了一步。雖然自己之后將那傷害莫輕舞的世家所有人全都斬盡殺絕株連九族雞犬不留,但佳人終究不能復生!
  那位絕代紅顏,在臨死之際,柔柔的躺在自己懷里,對自己說:“楚陽,若是有來生……若是我還能遇見你,希望你能夠好好地……看我一眼。我比劍好看!”
  “楚陽,能死在你懷中,我很滿足……”這是莫輕舞最后的一句話……
  輕舞,你不滿足,你有遺憾,否則,你眼角怎會有淚?已經沒有了氣息的佳人臉上,卻驀然垂下的那兩滴清淚……配著她臨死之際為了怕自己傷心而強行裝出的笑容之上,是那樣凄艷……
  兩滴清淚,卻將自己的心,在那一刻砸的粉碎!從此,此心塵封!
  輕盈如夢夢亦飄,
  血海骨山舞妖嬈;
  仗劍千里君莫問,
  生死相隨到九霄!
  這是當初天下第一才子雪淚寒有感于莫輕舞對楚陽的深情,特意所做的一首詩。
  而現在,輕舞,你到了九霄,我卻依然在人世中……但,我立即就能與你生死相隨了……生生世世!
  楚陽出神的想著,一向冷硬的嘴角,掛出一絲溫柔凄楚的笑容。染血的長發在風中飄起……
  輕舞,等我!
  輕舞,你可知,若有來生,我寧可不修煉什么劍道,寧可不要什么巔峰,寧可不要報仇,也要與你在一起!這世間,有什么能夠抵得上你滿足的那一笑?沒有!
  腦海中的曼妙歌舞漸去漸遠,莫輕舞的聲音似乎也越來越是飄渺:“今生為君舞……生生為君舞……千折心不變……萬死猶不苦……不苦……”
  刷的一聲金刃劈風照面而來,楚陽神思恍惚,隨手一劍格擋,他的心思,還在傾聽著冥冥中莫輕舞的聲音……此生已了,輕舞,臨死前,讓我多聽聽你的聲音吧……
  不苦……輕舞,你苦,卻不覺得苦,如今……我很苦!好后悔!
  刀劍加身越來越多,鮮血點點飛出,疼痛一點點從全身各處聚焦,終于將腦海中的歌舞打斷!
  楚陽狂怒的長嘯!猛然站起,黑色長發激烈飛揚而起!崩碎了發帶!他竭斯底里的狂怒起來!
  生命的最后時刻,你們也來打攪我們相聚!該死!
  砰的一聲,一劍刺在楚陽胸口。楚陽心頭一痛,低頭一看,掛在脖頸上的那塊玉佩啪的一聲就在自己眼前粉碎。玉佩中間,一個“舞”字悄然片片碎裂……
  楚陽茫然伸手一摸,一手碎屑。霎時間睚眥欲裂!
  這是輕舞留給自己唯一的紀念啊!
  “殺!”楚陽驀然抬頭,眼中殺機瘋狂奔涌,一聲狂喝,手中九劫劍突然蕩起萬道劍光,便如九天閃電突然連成了一片束腰光帶!
  砰砰乓乓一陣響,圍繞在他身邊的所有兵器,整齊的被斬斷一截!
  所有人都急忙的后退,驚恐的看著楚陽腳下整齊的一圈半截兵器,背心上冷汗涔涔流下。想不到九劫劍一擊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他們本以為楚陽已經油盡燈枯,正是放心大膽的時刻,每個人的心里都在打算,楚陽死了之后,九劫劍該如何處理?如何搶奪?若是落在自己手中,如何脫身?正在一個個緊急思忖對策,楚陽卻暴起一劍!而且威力如此之大!
  大出意料之外!
  楚陽渾身浴血,仗劍而立,一聲眼睛冰冷的注視著面前人群,一個一個的看過去。他的眼神落到哪個人的臉上,那個人就不由自主的渾身顫抖一下。
  只覺得這雙眼睛里,無限的悲痛,無限的絕望,無限的憤怒,還有……無限的殺機!
  楚陽看了一圈,突然輕輕地問道:“你們想要九劫劍?”
  不等任何人回答,他就冷厲的笑了起來,緩緩道:“好!我就讓你們看看九劫劍!”
  他突然猛然躍起!
  他本已經受了無數致命重傷,竟然躍了起來!在空中,渾身傷口同時飆血,但他卻無動于衷,臉色沉肅,冷冷喝道:
  “九劫劍,一點寒光萬丈芒!”
  九劫劍一揮,一道匹練成弧狀射出!隨著弧線射出,千萬道寒芒奔涌而出!這千萬道寒芒,似乎帶著天地間最古老的蒼涼……
  九劫劍!九重天劍法!一劍!
  九重天,是這個大陸的名字。歷來所有的劍法,從來都不敢用這三個字命名,但這九劫劍法,卻直接就是用的“九重天”這個名字!
  古往今來,只此一套!
  楚陽雖然并不能發揮九劫劍法的真正威力,但他領悟這幾劍已經很久。這幾劍的威力,雖然不如想象中的大,但也遠超世俗劍法。
  四周數十位高手,情知這一劍非同小可,無不拿出了壓箱底的本事,竭力的抵御著這一次攻擊!每個人的身體都搖晃著,感受著自己手中的兵器,都快拿不穩了。
  “九劫劍,屠盡天下又何妨!”
  第一招未完,第二招已經殺氣騰騰的降臨!奔涌的光線,便如大海漲潮,無邊殺機鋪天蓋地暴射而出!慘叫聲響起,十幾位足以獨霸一方的高手,同時竭力抵擋,卻仍是渾身濺血,狼狽后退!
  這一刻,每個人都有一種錯覺:現在的楚陽,絕對沒有受傷!絕對是完全的狀態!
  他們卻不知道,他們打斷了楚陽的回憶,打斷了莫輕舞的歌舞,讓楚陽完全暴怒,徹底地發揮出了身體的所有的潛力!這是生命的力量,靈魂的暴怒!這份力量,甚至要遠遠超越他的全盛時期!
  “九劫劍,一聚風云便是皇!”
  楚陽慘厲的大笑,九劫劍揮動之間,竟然好像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皇冠!那煌煌的威壓,鋪天蓋地!劍光所指,慘叫聲連綿,一道道血箭飛起,一個個人頭從脖頸上翻滾下來,宛若打翻了一車的爛西瓜……
  王者降臨,天下蒼生,任我屠戮!隨心所欲,予取予摧!
  “九劫劍!斬斷紅塵多情客!”
  “九劫劍!尸山血海亙古香!”
  三招齊出,這片被鮮血染紅的地面,又一次變成了修羅屠場!所有這一次圍攻上來的數十人,無一例外,盡數倒在血泊之中!
  楚陽落下,一個踉蹌!眼神睥睨不屑的看著周圍。放眼周圍數十丈,已經沒有一個站著的人!曾經的高手,曾經的輝煌和榮耀,在九劫劍天地無匹的力量之下,盡數變作了一地尸體!
  想要九劫劍?你們……也配?!
  但楚陽經過這一次爆發,也已經徹底的油盡燈枯!
  “輕舞,不管是天上人間,誰能阻擋我們的相聚?!”他駐劍而立,喘息著,卻輕輕閉上了眼睛。他在盼望著,那腦海之中的歌舞再現。但,卻沒有!
  楚陽霍然睜開眼睛,低吼道:“為何?為何會沒有?輕舞……”
  遠方,三個方向,三種光芒同時升起,在空中幻化成三個金色影子!惶惶耀眼,帶著不可一世的猖狂。
  幻影金光,劃地為王!
  這代表著,三位王級武者出場了!
  楚陽瞳孔收縮,苦笑一聲,無力的看著天空三個金色影子,心中一片冰涼。想不到對方真正的殺招,直到此刻才出!
  自己只是武尊,距離王級雖然只差一級,但這一級,卻無異于天地之差!
  三位王級!好大的手筆!
  “好劍法,不愧是毒劍武尊!不過這上三天,卻不是你區區一個毒劍武尊能夠撒野的地方!”一人和緩的道:“只可惜吾不能與你公平一戰,甚憾!”
  隨著話聲,其余兩人一起現身。三個人,都是寬袍大袖,衣袂飄飄,御風而來。姿態瀟灑,臉色從容。
  楚陽的眼神已經有些模糊:“你們三位王者……也想要九劫劍?”
  “錯,我們并不想要九劫劍。而是想讓你死!”三人同時微笑,風度儼然:“不過順便接手九劫劍,也算得一件意外收獲。大收獲!”
  楚陽冷傲一笑,挺直了背脊,傲然道:“只可惜你們不了解九劫劍!你們永遠得不到的!”
  他的眼神變得決然、絕然!
  他現在已經無力再戰!
  但卻還可以發出最后一擊!毀滅!
  毀滅自己,毀滅九劫劍!毀滅敵人!
  劍光一閃,楚陽猛的倒轉九劫劍,猛的插進了自己心臟!雙眼不帶半點感情的看著空中三人,喝道:“以我心血,崩毀萬劫!九劫劍主,顛倒乾坤!”
  這是唯一他能發揮完全威力的一劍,當初見到劍訣,他就知道這一劍自己能夠施展。但這樣的一劍,卻需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催動!
  這樣的劍法,誰敢用?
  這一劍出,人即死!
  九劫劍突然劇烈的閃亮起來,便如一個太陽憑空出現,凌厲的劍氣突然狂暴的爆發出來,狂猛的力量,竟然將楚陽的整個身體催上了半空!
  這是九劫劍終極一招!用自己的心頭血獻祭自己的靈魂,進而激發劍魂!乃是絕對的與敵偕亡招式!這一招,甚至能夠越幾級斬殺比自己高強得多的對手!
  乃是九劫劍魂自主殺人,毀滅一切!
  “退!”三位王者高手大驚,飛速往外竄去!與他們來的時候那種從容,相差萬里!那雍容瀟灑的氣度,早已點滴不剩!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位毒劍武尊,竟然能夠激發這一招!
  轟的一聲,一道熾亮的劍芒升騰而起,映的整個天空都變成了銀白色!三位王者,幾乎連招架都來不及,連慘叫都未來得及發出,就灰飛煙滅!
  甚至,他們的王級力量幻化出的金影還在空中閃現,但他們的生命,卻已經歸為虛無!
  九劫劍劍魂一擊,在力量范圍內,就連天地也能直接毀滅,更何況只是三位王級武者?
  楚陽突然覺得有些滑稽,不由苦笑。難道這九劫劍天下無敵的秘密就是這個?那么,這大陸第一神物還有什么價值?
  但他隱隱覺得,應該不止如此。但九劫劍的真正秘密,自己已經是沒有機會去挖掘了……
  楚陽嘆息一聲,身在半空,眼睛隨意一撇,卻發現了一個自己認為絕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人物。
  在遠處,一個白衣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邊,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
  “莫天機!?”楚陽眼神一直,終于明白。為何自己這么隱秘的行動竟然被人埋伏,為何自己所有的攻擊都被人算準了堵截!
  原來是他,神盤鬼算莫天機。
  怪不得自己如此一敗涂地!
  楚陽想要慘笑,想要自嘲,想要……但他終究還是什么都沒有做,他已經失去了一切力量,他也來不及思考……
  楚陽的身軀緩緩從空中落下,緩緩倒了下去,便如晚秋飄零的枯葉,倒在塵埃,臉上帶著淡淡的卻溫暖的笑,喃喃的道:“輕舞,若是有來生,伴君天下舞!”
  既然死不可免,那就以最大的熱情和最濃烈的憧憬,擁抱死亡!因為那里,有自己的愛人!
  冥冥中,似乎在一片茫茫無際的皚皚雪地上,長空雪落紛飛,大地銀裝素裹,一個曼妙的紅色身影就在這其中輕盈起舞,似乎在迎接他,又似乎在為楚陽焦急,看不清她的臉,但那溫柔繾綣無怨無悔的深情眼神,卻是那樣清晰……那舞姿曼妙,越來越激烈,直舞的九天九地,竟都是鮮血一般的凄迷冷艷……
  楚陽心臟處,九劫劍的劍尖突然發出耀眼的光輝,竟然煌煌耀人眼目!
  已經閉上了眼睛的楚陽似乎聽到冥冥中一個飄渺的聲音,帶著疲倦與喜悅,似乎等待了千年萬載的那種如釋重負,低低的說道:“……九劫已成空,生死尚從容;青天猶可補,何必待來生…唉,終于等到了……”
  這聲音中,短短的二十個字,竟然似乎經歷了無數的滄海桑田,那樣的渺不可及……
  接著一道耀眼的光輝從他心臟部位射出,拔地而起,在空中一閃,突然散作漫天刺目長虹,將整個天地一起照亮!讓所有看到的人,都睜目如盲!
  但只是這么一閃,就凌空直上九霄,然后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風雷臺上,風聲嗚咽,如泣如訴,似乎依然在重復著楚陽那一句話:若是有來生……若是有來生……伴、君、天、下、舞……
  ****************
  (哇哈哈哈,俺又回來啦!弟兄們,姐妹們!來吧,讓我陪你們,傲世九重天如何?!
  新書艱難,求兄弟姐妹們大力支持!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票!求評價票!還請大家幫我宣傳一下,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