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棄子

正在加載中,請稍后!

  
  天武國鳳城,溫家門口。
  “怎么回事?我的頭怎么這么痛?”悉悉索索的聲響傳到了長生仙君的耳旁,長生仙君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清夜,你沒事吧”一個中年美婦連忙跑了過來,著急的說道。
  “清夜?”長生仙君疑惑的說道。
  長生仙君乃是天界的三十六仙君之一,他不是修為最高深的仙君,但是他卻是活的最久的一個仙人。
  長生仙君從遠古時期誕生,一直活到了上古時期的中葉,一直鉆研長生秘術,就是九煉丹仙都對他十分的崇敬,而且一手一劍破萬法的無雙劍術更是威懾整個仙界幾萬年載,直到后來眾多的天才橫出,他漸漸的隱世不出,逐漸消失在眾仙的視野中,但是眾仙依舊不敢小覷他。
  長生仙君實力貫古鑠今,但是最終他也難逃大限之日。
  最后長生仙君通過自己多年來鉆研的秘法,將自己的神魂嫁接到了一個玉佩中,然后丟落到下界,沒想到這個玉佩被眼前的這個少年溫清夜撿到,最后造就了自己的重生。
  強大的記憶和他的靈魂記憶相互碰撞,最后相互交融在一起。
  這個身體的主人叫做溫清夜,是天武國鳳城四大家族之一溫家族長溫煦的長子,資質中下,性格懦弱孤僻,很少和外人打交道。
  就在前不久,溫煦的次子,也就是溫清夜只差幾天的弟弟溫同宇,在天武國三大學院排名第一的紫陽府中突破到了練元七重天,震驚了整個天武國,更是被紫陽府的一個長老直接收為親傳弟子。
  鳳城最大家族張家也得到了這個消息,要知道前不久溫家已經出了一個天才溫世北,現在又出了一個溫同宇,怎么會讓其他家族不擔憂?
  張家家主立馬上門求親,希望兩家可以聯姻,而且希望溫家之子可以倒插門,做上門女婿。
  而此時溫家商鋪因為販賣假藥,也造成了大量的損失和危機,急需要幫助。
  張家想要的女婿自然是溫同宇或者是溫世北,要知道這二人都是天才子弟,只要給他們時間,將來絕對可以展翅翱翔,一飛沖天,而張家也可以得到巨大的好處和地位。
  但是溫家怎么可能會讓自己家族的得意弟子送往別家呢?溫家族老一眾商議了,就讓溫清夜前往這張家,反正溫清夜資質一般,現在還是練氣四重天,而且還是家主的長子,留在溫家也沒有什么大用。
  這一切都是溫同宇的母親姚氏出的主意,姚氏乃是溫煦的二房,從小就看溫清夜很不順眼,就是因為溫清夜比溫同宇早出生七天,所以嫡長子的位子被溫清夜奪去。
  后來溫清夜資質一般,而溫同宇卻展現了不凡的資質,溫煦自然是欣喜異常,也就自然對待他們一房愛護有加,所以溫清夜和他母親劉氏這些年沒少受到姚氏的奚落和嘲諷。
  此刻正是溫家眾人正在溫家門口送溫清夜,當然這些人不會那么好心,溫清夜一走,那么溫同宇不論是身份還是地位,那都是未來家主的人選,他們此次來,只不過是來討好未來家主溫同宇的而已。
  就在剛才馬車突然一驚,溫清夜正準備上車,但是一下子從車上掉了下來,頭正好磕到地上了,然后血跡流到了戒指上,長生仙君也就在這一刻醒了過來。
  “娘,我沒事!”溫清夜搖了搖頭說道。
  劉氏看著溫清夜,鼻子一酸,不禁哽咽說道:“清夜,娘也舍不得你啊,但是你爹已經下定了決心,我也沒有辦法,你在張家要好好的,知道嗎?”
  溫清夜的堂哥溫杰笑道:“大姨娘,你放心吧,清夜哥去張家娶了天資不遜于同宇哥的張慧,就算是倒插門,以后的日子一定不錯的”
  “是啊,反正清夜留在我們溫家也沒有什么用,能娶到貌美如花的張家族長的女兒,這是他前世不知道修的幾輩子的福氣,嫂子你就別擔心了”溫清夜的三姨在旁說道。
  劉氏掃視了一眼周圍溫家之人,突然呵斥道:“你們都給我閉嘴,我兒子還沒走呢,清夜怎么也是家主一脈的嫡長子,那由你們在這里說三道四”
  雖然劉氏是家主的正牌夫人,但是好像卻并沒有什么威勢。
  “馬上就是倒插門了,一輩子就不是我們溫家之人了,什么嫡長子?”
  “就是,家主的意思很明顯,留著溫清夜也沒用,還不如送給別人”
  “清夜哥去了張家受了氣,要忍住啊,你在哪里已經不是嫡長子了,畢竟你是倒插門去的”
  “哈哈哈”“哈哈哈”
  這些人有溫清夜的姑姑,嬸嬸,小姨,堂兄,堂弟,此刻他們都是無情的笑了起來。
  劉氏伸出手指指著周圍溫家眾人,有些顫抖的說道:“你,你們.....”
  劉氏旋即抓住了溫清夜的手,小聲說道:“清夜,你不要聽他們瞎說,他們說的那都是胡話”
  長生仙君,不,溫清夜搖了搖頭說道:“放心吧,娘,我沒放在心中”
  溫清夜看著劉氏一人站在那里,孤零零的為他怒斥著眾人,接受眾人的奚落,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動,仿佛觸動心底的那根弦。
  這時,一個老者走了出來,掃視了一眼眾人,看到溫清夜時眉頭一挑,“怎么還沒有走,你是去替同宇去張家結親的,也算是為了溫家做事,這是你的榮幸,趕緊收拾收拾去吧”
  劉氏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什么,最后還是沒有說出口,她強忍住淚水,緩緩說道:“清夜,上車吧,要不然天該黑了”
  溫清夜知道眼前這老者就是溫家的三長老,溫貴,他也是極力促成這件事情的人。
  溫清夜看了一眼周圍的眾人,他緩緩的抖了抖衣服,拍掉了身上的塵土,然后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們今日說過的話,不要忘記了,希望日后,你們不要后悔”
  溫清夜然后轉身對著劉氏說道:“娘,孩兒不在了,你以后一人在溫府,要自己照顧好自己,不用為我擔心,我會好好的”
  溫清夜說完,腳步一抬,直接上了馬車。
  “我們后悔?我們為什么會后悔?”
  “溫清夜以后不再是我們溫家之人了,我們沒什么好后悔的”
  “哎,這孩子腦袋被撞了一下,都有些不清醒了”
  溫家眾人都是笑了起來,對于溫清夜的話嗤之以鼻,毫不在意。
  劉氏眼中含著淚光,慢慢的看著馬車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溫貴看著馬車消失了,松了一口氣,“這下,我們和張家聯姻,我們溫家也能得到張家的協助,總算可以度過這次難關了”
  溫清夜坐到了馬車上,由于有了溫清夜本身的記憶和靈魂,溫清夜本能對劉氏充滿了不舍,同時內心對溫煦產生了一股恨意,這股恨意也包括溫同宇,姚氏等溫家諸人的。
  溫清夜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你們當我是一個棄子是嗎?好,我就讓你們后悔放棄了我這么一個棄子”